利川红-好茶是种出来的
发布日期: 2022-04-01浏览: 350

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。

从唐崖河畔出发,“利川红”走出深山,

迈出国门,成为“网红茶”和“国际茶”;

20万农民因茶而兴,因茶而富,

“利川红”成为“脱贫茶”后,

又成“振兴叶”……


“利川红”,何以红?

正是一个个极具工匠精神的制茶人

潜心种茶、精心制茶,

通过技术传承和创新,

让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,

助推“利川红”实现高质量发展。

image.png

好茶是“种”出来的

茶汤呈玛瑙红的“冷后浑”   杨顺丕/摄

历史长河中,“利川红”款款走来。

19世纪中叶,利川红茶借道宜昌通商口岸走出国门。利川毛坝成为宜红工夫红茶的核心产区之一。

2012年,利川市政府将“利川宜红”改名为“利川工夫红茶”,简称“利川红”。

高山云雾、气候适应、植被良好……生态禀赋造就了“利川红”。“花蜜香、玛瑙红、冷后浑”,独特的品质让“利川红”成为红茶中的翘楚。

曾经,在“利川红”发源地的毛坝,以出口红茶和名优绿茶为主,企及高端红茶市场还有些望尘莫及。

本世纪初,毛坝乡政府聘请专家,致力研究“冷后浑”。原州农业局高级农艺师黎志炎、利川市毛坝乡原特产站高级农艺师胡家雄等人持续研究并推广“冷后浑”。“10年时间,‘冷后浑’种植面积从3000亩降到330亩。”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、利川星斗山红茶有限责任公司首席制茶师邱建红回忆,由于得不到效益,许多村民挖掉“冷后浑”茶树,改种白茶等其他品种。

芽茶主要做成了绿茶,做成红茶对发酵等技术要求高。邱建红笑着说:“当时做红茶的原料是采绿茶后剩下的‘边角料’,这倒逼我们进行技术攻坚,研制高端红茶迫在眉睫。”

邱建红和金利茶业董事长王启茂等人先后到福建、云南等地,考察学习金骏眉、滇红等高端红茶的制作工艺。

“好茶是制出来的,更是种出来的”,这是邱建红最大的体会。

image.png

“周游”大半个中国后,邱建红回到毛坝,决定从种茶开始,从改变茶农的种植方式和采摘习惯做起。

毛坝镇兰田村距离乡集镇20多公里,当时交通不便,被人们戏谑为“被遗忘的地方”。2010年,邱建红一眼相中这块“世外桃源”。

他带领技术人员对原有的几十亩“冷后浑”去杂提纯,拔掉其他茶树苗,从楠木村“冷后浑”母本园运来茶苗,新发展200余亩。

看到粗壮的茶树被挖了,绿油油的茶叶枯萎了,一些茶农怨声载道,感叹暴殄天物,担心新发展的茶叶没有市场。

不怕有不同声音。为了打消茶农顾虑,邱建红与其签订收购合同,每斤鲜叶按300元回购,但是条件只有一个——“按照我的要求种茶。”

免费为茶农提供“冷后浑”茶苗,改变传统的密植模式,实行单行单株,行距保持1.5米,统一提供有机肥料,禁止使用农药。

单行单株,不仅有利于茶树通风和除虫,产量高,而且便于日常管理和采摘。

经历寒霜之后,老茶树有的叶片开始枯落,新发展的茶园安然无恙。这时,茶农更加信服邱建红。

看到茶叶原材料重要性的,并不止邱建红一人。

谢文英在茶园 

image.png

嘉润茶业掌舵人谢文英饱受农残之苦,决定在深山潜心发展茶园。她10年坚守种有机茶,处处追求极致。2020年,谢文英的杨家坡茶园通过德米特转换期认证,成为中国第一家获得德米特认证的有机茶园。

传承创新“接力”攻关

好的原材料只是“利川红”打入市场的第一步。“利川红”何以红?红的身后,离不开天赋异禀的资源,更离不开一代代茶人的孜孜追求、数十年如一日的传承与创新。

“曾经有人问我,‘利川红’关键控制点在哪个地方,我的回答是任何一道环节都是关键控制点。”做红茶32年的邱建红如是说。

邱建红将制茶比作炒菜,追求那种少放佐料的烹饪方式,让茶叶少一分工艺香,多一分“自然味”,天然香味、鲜爽可口、回甘无穷。

2012年,到了新发展茶叶的采摘季。邱建红通过反复实验,致力将嫩绿的芽茶做成红茶。2013年中秋节,第一批新产品上市。这一年多时间,他将做出的茶叶四处送人,请人尝味道、提建议,然后再回到实验室改进技术。

为解决红茶萎凋不均的技术难题,邱建红发明专用的电萎凋槽,提高了红茶品质稳定性。在此基础上,他设计出独特的“四初八精”加工工艺:在特制的萎凋槽内萎凋、小机械揉捻、容器发酵、提香等若干工序,都力求掌握最佳火候,